深海鲛鱼堡

凛默。

常驻于POT/KHR/KNB/ZH。

儿童节的坑被硬生生地拖到了现在……嘘,能想起来已经很不错了。

上色渣加配色渣,没救了。🌱️🌱️🌱️

“国光。”

他的视线移了过来,眸子中闪过一丝疑惑。

“笑一个!”

闻言,他没有说话,只是眉头微蹙,瞥向你的眼神略显无语。

“哎呀,国光――你最好了!”

你赶忙上前扯住了他的衣袖,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细声嗲道。
因为你知道,在一起这么久了,他依然对你这副模样没辙。

果然,对此没法儿,他松开了眉宇间的褶皱,唇齿微启轻叹了一声。虽然从他的神情上看不出什么明显的变化,但你还是能从中感知到几分无奈的意味。

随即,他的笑容不等你有所反应就映入了眼中,那直闯心底深处的画面不禁让时间都在此刻定格。

即使在下一秒钟他就平复了唇角的弯起,可冰山融化的场景,大概是你这一辈子都不会忘却,也不想忘却的了。

“嘿,国光,你知道吗……”

我超爱你的啊。

家庭教师填词与你在这最后的夏天。鲛向XS微S80

剑气凛然血花飘舞银色之间


张扬跋扈一箭穿心敌人胸前


你眉眼一挑微微扬起嘴角


银河一落九天


少时宴会匆匆一眼那是相见


可效忠于他追随终生那是誓言


叹惜了轻狂的摇篮之梦


他从此与世隔绝


啊身后绽放的冰花


凝结了一段时光


总让人莫名感伤光阴像流水一样


慢慢地磨失流淌


终于有一天七彩光芒中


他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帘


被搁置的生命齿轮又再次转动


独自一人厮守着牵绊责任扛在双肩


只为他醒来的那一瞬间


八年的落魄换为淡然一笑


本性的傲气再次涌现脸面


曾经对他许下的诺言


你从来没有忘却


卷土重来决心丝毫不减


怎知后来的那次雨战


却又差点的兵分两路阴阳两界


不屑嗤笑声暗含着悲痛


啊天空乌云密布


伴随着雷鸣声声雨滴飘落了下来


啊脱离了大空怀抱冲刷着世间万物


带剑插地的那一只断臂

差一点就以为你化作了星


直到最后伤痕累累的紧紧跟随


曾经对他许下的诺言


你从来没有忘却


卷土重来决心丝毫不减


怎知后来的那次雨战


却又差点的兵分两路阴阳两界


不屑嗤笑声暗含着悲痛


光阴如梦往事随风从不会说出口


你心脏被贯穿的刹那暗红四溅


还好及时拿幻术填补空洞胸膛


那搁置的生命齿轮又再次转动


镇魂歌般的倾盆大雨哗啦啦地落下


听那熟悉声音看那阴沉一片


与你的回忆都留在黑暗间


银色身影闪过不会忘却


在被吞噬的最后时间


诉说着告诫的赠言


仿佛银色月光一般倾洒在世间


就算是沧海桑田


也不能阻止雨回到大空的身边


独自一人厮守着牵绊责任扛在双肩


只为他醒来的那一瞬间


八年的落魄换为淡然一笑


本性的傲气再次涌现脸面


曾经对他许下的诺言你从来没有忘却


卷土重来决心丝毫不减


怎知后来的那次雨战


却又差点的兵分两路阴阳两界


不屑嗤笑声暗含着悲痛


不屑嗤笑声暗含着悲痛

西国の海妖《与你最后的夏天 (降调版伴奏)》http://url.cn/5B123Cj @QQ音乐

KHR同人。

是夜,雷声大做。

城外,某处毫不起眼的荒岭上。
本是谋策已久的围袭,却因实施对象的过分强势,又或者说,偷袭的不过是些乌合之众。
总而言之,似乎是演变成了以一敌众的单方面屠杀。

“呵,自不量力。”

男人瞅着已经沦为死尸的几人,冷笑一了声便将佩剑自那其中一人的胸腔里拔出。
随着银刃抽动喷洒而出的暗红液体,顺势溅落在地面上,印出了大小不一的图案。

“就这三脚猫的功夫也敢来找老子的岔,想死就直说呗。”

男子摆出了副不可一世的嘴脸,即将齐腰的银色发丝因刚刚的厮杀染上了些许暗红,这让平常就有些小洁癖的剑士皱起了眉头直呼麻烦。

“喂,还没看够吗?”

满身的煞气在电光映照下宛如刚从地狱爬出来的绝世修罗,再搭上一头染着血色的长发已是足够让人毛骨悚然的了。
然而在这尸横遍野除了他再无活物的地方,好像是在对着哪个人说话的场景。
要是让哪个胆儿小的见了,准是能吓晕过去。

好在随后从暗处现身的家伙,倒是证实了此人的谈吐并非是胡言乱语――这鬼地方啊,确实还有其他的人。

“明明已经刻意地去隐藏气息了,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啊……Squalo。”

来人扬起手中的雨伞,揉了把自己的黑色碎发干笑几声。

“自然,我可不是吃干饭的。”

说到气息的辨别,Squalo还真挺在行。
多年来积累的经验,让他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山本武的存在。

“说吧,尾随老子,是想干啥啊,嗯?”

“噫?!怎么会!尾随什么的……”
“啊,那什么,我是说……我在做饭后运动呢,散散步什么的……诶嘿。”

显而易见,这种连他自己都心虚的理由,对方要相信才奇了怪了。

“喂——!你当老子傻吗蠢货?!”

果不其然。Squalo深吸了口气,扬起剑就指着他的鼻尖儿破口大骂。

“散步?能散到这荒郊野岭的你也是够厉害啊,山本武?!”

本应威力十足的声音在轰隆作响的雷声面前还是稍有逊色,倾盆大雨砸在地上的声响更是让Squalo骂了几句后便不再作声。

而这边,被训的青年小伙全程都是面带笑意听着对方的言语,甚至在雨水滴落的那一刻还为两人撑起了之前就备好的雨伞。好似从剑士嘴里蹦出来的不是咒骂,而是世上动听的情话。

“笑屁啊!我劝你最好给我实话实说。”

见状,Squalo是气不打一处来,抬起腿就朝人的小腹撞去。

山本倒好,完全没有躲闪的意思。闷哼了声受下这击,还借此机遇不顾Squalo的挣扎将他揽进了怀里。
于是乎,才撑开了不到一分钟的伞就这么掉落在两人的脚边,大摇大摆地罢起了工。

瞬间,雨水可谓是毫无保留的,全都击打在了这两人的身上。

山本把脸埋进怀里人的颈窝,呼吸着他的身上那混有着一丝血腥味儿的气息,心里一阵后怕。

“其实,我是来送伞的……”

“天气预报说今天会有雨呢,没想到才刚找到你就……”

――自己,到底能为他做些什么?

小伙子不禁在心底暗自发问。

毕竟,就在刚刚,怀里的这人还在他的眼前遭受着敌人的攻击。
而他,可以说是什么忙都没有帮上。

不是他不去帮,而是Squalo根本就不需要他的援助。

他很清楚,这只嗅觉灵敏的鲨鱼,一开始就知道他在附近,可却还是选择了亲自动手……

他是那样的强劲,强到凭借自己微不足道的力量,根本就无法挡在他的身前护他周全。

片刻,山本对怀中人的挣扎略感无力。
好歹Squalo也是当过他师父的男人,想要钳制住这个骄傲的人几乎是不可能的。

他轻叹口气,抬手撩起对方耳侧已湿透的发丝,微微凑近亲吻了耳廓。在察觉到人动作的间顿时,唇角勾起一抹笑意。

“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变得可爱点嘛。”

“你说什么?!宰了你啊!”

“唔……抱歉嘛,一不小心说出来了。息怒息怒!”

“啧,什么乱七八糟的。给我松开!龌龊小鬼。”

兴许是害羞了的银鲛一巴掌拍开了青年搭在他肩上的手,那被雨水冲刷干净的发梢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
只留下豁然开朗的山本立在原地,注视着剑士渐行渐远的背影,眉眼弯弯。

雨,洗涤一切罪恶,宛如镇魂歌般的雨。

我的……鲨鱼先生啊。
或许对你来说,比起被保护,穿梭在那骤雨之中才是最佳选择。对吗?

既然如此。
从今往后的所有狂风暴雨,请让我同你一起去面对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