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鲛鱼堡

凛默。

常驻于POT/KHR/KNB/ZH。

KHR同人。

是夜,雷声大做。

城外,某处毫不起眼的荒岭上。
本是谋策已久的围袭,却因实施对象的过分强势,又或者说,偷袭的不过是些乌合之众。
总而言之,似乎是演变成了以一敌众的单方面屠杀。

“呵,自不量力。”

男人瞅着已经沦为死尸的几人,冷笑一了声便将佩剑自那其中一人的胸腔里拔出。
随着银刃抽动喷洒而出的暗红液体,顺势溅落在地面上,印出了大小不一的图案。

“就这三脚猫的功夫也敢来找老子的岔,想死就直说呗。”

男子摆出了副不可一世的嘴脸,即将齐腰的银色发丝因刚刚的厮杀染上了些许暗红,这让平常就有些小洁癖的剑士皱起了眉头直呼麻烦。

“喂,还没看够吗?”

满身的煞气在电光映照下宛如刚从地狱爬出来的绝世修罗,再搭上一头染着血色的长发已是足够让人毛骨悚然的了。
然而在这尸横遍野除了他再无活物的地方,好像是在对着哪个人说话的场景。
要是让哪个胆儿小的见了,准是能吓晕过去。

好在随后从暗处现身的家伙,倒是证实了此人的谈吐并非是胡言乱语――这鬼地方啊,确实还有其他的人。

“明明已经刻意地去隐藏气息了,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啊……Squalo。”

来人扬起手中的雨伞,揉了把自己的黑色碎发干笑几声。

“自然,我可不是吃干饭的。”

说到气息的辨别,Squalo还真挺在行。
多年来积累的经验,让他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山本武的存在。

“说吧,尾随老子,是想干啥啊,嗯?”

“噫?!怎么会!尾随什么的……”
“啊,那什么,我是说……我在做饭后运动呢,散散步什么的……诶嘿。”

显而易见,这种连他自己都心虚的理由,对方要相信才奇了怪了。

“喂——!你当老子傻吗蠢货?!”

果不其然。Squalo深吸了口气,扬起剑就指着他的鼻尖儿破口大骂。

“散步?能散到这荒郊野岭的你也是够厉害啊,山本武?!”

本应威力十足的声音在轰隆作响的雷声面前还是稍有逊色,倾盆大雨砸在地上的声响更是让Squalo骂了几句后便不再作声。

而这边,被训的青年小伙全程都是面带笑意听着对方的言语,甚至在雨水滴落的那一刻还为两人撑起了之前就备好的雨伞。好似从剑士嘴里蹦出来的不是咒骂,而是世上动听的情话。

“笑屁啊!我劝你最好给我实话实说。”

见状,Squalo是气不打一处来,抬起腿就朝人的小腹撞去。

山本倒好,完全没有躲闪的意思。闷哼了声受下这击,还借此机遇不顾Squalo的挣扎将他揽进了怀里。
于是乎,才撑开了不到一分钟的伞就这么掉落在两人的脚边,大摇大摆地罢起了工。

瞬间,雨水可谓是毫无保留的,全都击打在了这两人的身上。

山本把脸埋进怀里人的颈窝,呼吸着他的身上那混有着一丝血腥味儿的气息,心里一阵后怕。

“其实,我是来送伞的……”

“天气预报说今天会有雨呢,没想到才刚找到你就……”

――自己,到底能为他做些什么?

小伙子不禁在心底暗自发问。

毕竟,就在刚刚,怀里的这人还在他的眼前遭受着敌人的攻击。
而他,可以说是什么忙都没有帮上。

不是他不去帮,而是Squalo根本就不需要他的援助。

他很清楚,这只嗅觉灵敏的鲨鱼,一开始就知道他在附近,可却还是选择了亲自动手……

他是那样的强劲,强到凭借自己微不足道的力量,根本就无法挡在他的身前护他周全。

片刻,山本对怀中人的挣扎略感无力。
好歹Squalo也是当过他师父的男人,想要钳制住这个骄傲的人几乎是不可能的。

他轻叹口气,抬手撩起对方耳侧已湿透的发丝,微微凑近亲吻了耳廓。在察觉到人动作的间顿时,唇角勾起一抹笑意。

“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变得可爱点嘛。”

“你说什么?!宰了你啊!”

“唔……抱歉嘛,一不小心说出来了。息怒息怒!”

“啧,什么乱七八糟的。给我松开!龌龊小鬼。”

兴许是害羞了的银鲛一巴掌拍开了青年搭在他肩上的手,那被雨水冲刷干净的发梢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
只留下豁然开朗的山本立在原地,注视着剑士渐行渐远的背影,眉眼弯弯。

雨,洗涤一切罪恶,宛如镇魂歌般的雨。

我的……鲨鱼先生啊。
或许对你来说,比起被保护,穿梭在那骤雨之中才是最佳选择。对吗?

既然如此。
从今往后的所有狂风暴雨,请让我同你一起去面对吧。

――END――

评论

热度(9)